通語與方言偕行 經典共生活一堂
【字體:
通語與方言偕行 經典共生活一堂
——由《長亭送別》方言詞“家去”引發的探究
作者:戴銀富    qy8com千赢手机版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2089    更新時間:2017-12-4
      【案例描述】
      在教授元曲《長亭送別》一文時,我採取小組合作、分角色朗讀形式來體味作品中人物的心理情感,以加深對作品的理解。正當各組同學已入情境有聲有色朗讀的時候,有一組同學停止了朗讀,正在談笑風生,一位平時語文學習較差的男同學正眉飛色舞滔滔不絕地“演講”著。我非常生氣,疾步走到那一組所在的位置。但我還是冷靜下來,極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低聲問那組同學為什麼不朗讀了。那組同學都把目光投向那位男生,我也用目光緊盯著他。那位男生嘟囔道:“老師,‘(紅娘說)夫人回去好一會兒了,姐姐,咱家去!’這句話中的‘家去’用普通話來讀怎麼讀怎麼彆拗,還是用我們石港話讀得順暢自然。”聽了他的話,我不禁一怔:讀課文當然用普通話,這還用得著懷疑?但轉念一想:這位同學說的還蠻有道理的,用石港方言來讀確實比用普通話朗讀來得順暢自然。於是,我肯定了那位男生的觀點,對這一組同學說:“張××同學談的看法很有價值,這個問題等會兒我們全班一起討論。”
      待全班同學按組分角色朗讀結束後,我當了全班同學的面肯定了張××同學所提出的“家去”一詞用方言朗讀更順暢自然的看法,然後引導學生思考:元曲中的這一詞語為什麼會“活”在我們石港話中?元曲中還有哪些詞語“活”在我們的方言中?課後請同學們閱讀元曲作品,上網查閱有關元曲方言資料,思考元曲俗語與石港方言的關係。
      一周後,我組織學生交流討論:
      一生:我上網搜索到:《後庭花》一【油葫蘆】白:“你看這糟頭則是強嘴。” “強嘴”在我們石港話經常使用。上次回家,媽媽問我月考成績怎樣,我說考得不好,媽媽說“你怎麼還沒考好?”我說:“老師出的題目太難,你去考了試試看?”媽媽很生氣:“你這孩子還學會強嘴了!”
      一生:我讀了《曲江地》 三【耍孩兒】白:“你看這等錦繡帷翡翠屏,是留得叫花子睡的?”和《灰闌記》一【天下樂】白:“呀!怎麼我家解典庫門首,立著個叫花子。”其中的“叫花子”一詞,我們石港話也有。我們戴老師編的《石港俚語》收錄了兩則歇後語:“叫花子看戲——窮開心”,“叫花子睏牆跟——後壁硬”。
      一生:我讀了關漢卿《拜月亭》,發現“【金盞兒】你心裡把褐衲襖脊梁上披,強似著紫朝衣,論盆家飲酒壓著詩詞會。嫌這攀蟾折桂做官遲,為那筆尖上發祿晚,見這刀刃上變錢疾。你也待風高學放火,月黑做強賊。”“【幺篇】但行處兩行朱衣列馬前,等個文章士發祿是何年?你想那陋巷顏淵,簞瓢原憲,你又不是不曾受秀才的貧賤!”兩段說白中“發祿”一詞還活在我們石港話中。我奶奶常說我“你放學回家就知道玩電腦、看電視,將來肯定沒發祿。”
      元曲中的一些詞語為什麼會“活”在石港話中呢?
      一生:我在網上讀了署名“賓山狂客”的博文《南通人是蒙古人的後代》,文章里有這樣一段話:“現在的南通城裡的官方語言就是所謂的‘南場話’,‘南場話’既不同於淮揚話,也不同於吳語系的話,這是一個有趣的‘語言島’現象,‘南場話’事實上就是蒙古語後來融合到漢語中的一種特殊語言,發音明顯帶有北方彪悍氣,去聲多,語氣硬。聽過那首吉祥三寶歌蒙語版的人都會感覺到,蒙古語發音和南通現在的‘南場話’有些接近,有趣的是,歷經幾百年滄桑,各種南通話體和平共處至今。”
      一生:元朝即有大量的所謂“貶官”流放到南通,我們是不是可以據此試下斷言,當代南通人是元代蒙古人與漢人世代通婚後形成的特殊種族。據說蒙古人本來是沒有姓的,後來很多蒙古人姓鮑、包,還有姓金、姓冒、姓保、姓羌、姓達等,都是蒙古姓氏,南通至今還有很多。 
      一生:我上網查閱了保曉沖《644年前“流寓” 江蘇南通的保氏家族》一文:“凡懂點南通地方史的都知道,南通保氏是一個特殊的家族。《南通市志》載,‘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元人之後元善受招撫,以保姓定居通州,是有據可查的蒙古族後裔’;《南通歷史札記》載:‘通州保氏,先世蒙古族後裔,外地罕見同姓’;《南通達氏族譜》亦佐證:達氏始祖伯顏忽晃,蒙古族人,曾為元善軍之軍師,‘元善軍與朱元璋軍戰失利征服後,遣之通州屯墾,元善、伯顏及二將改保、達、浦、沙四姓,子孫世居通州,後融入漢族’。也就是說,南通保氏家族是644年前,因歷史變革、改朝換代,無奈‘融入’漢族居住地的蒙古族群體。而上述史料中提及的元善,則是南通保氏家族二世祖(一世祖為元善之父、已故元未丞相罕)也!”
      一生:我們校園內有通州區保護文物“御葬墳”,有一種說法墳里埋葬的是在元朝末年割據江浙一帶,自立為王的農民領袖張士誠的愛妃。張士誠於1354年稱王,有確切記載到過通州(南通古稱),但其是否到過石港卻沒有提及。
      教師:……由此可見,《西廂記》的語言藝術是傑出的。由於王實甫既能熟練地駕馭民間語言,又善於吸取古典詩詞中的精華為己所用,兩者奇妙的結合,便形成既典雅又質朴,既有文采又不廢本色的獨特的藝術風格。誠如李漁所說:“填詞中方言之多,莫過於《西廂》一種。”
      【案例反思】
      這則由《長亭送別》方言詞“家去”引發的元曲俗語“活”在石港話中的現象及其成因的探究,雖由於史料之不足,不足以形成定論,但這種探究有益於激發學生語文學習興趣,開啟學生智力,培養學生探究精神和互助合作交流意識。具體地說,有一下幾點啟示:
      1.在新課程背景下,語文教師要有淵博的知識、寬廣的視野,不能僅僅囿於字詞句篇、語修邏文,還要有民俗學、人類學、方言學、社會學等人文科學知識,甚至還要有自然科學知識。
      2.教師對學生提出問題要鼓勵,提出一個問題往往比解決一個問題更重要。“疑”是“思”之始,“疑”是創造之火花,教師只能點燃,不能熄滅。
      3.教師要善於引導學生探究,培養學生的探究精神,教會學生探究的方法與途徑。優秀的教師引導學生髮現真理,而不是給學生奉送真理。授人以魚,只供一飯之享;授人以漁,則終身受益。
      4.語文教師要打通文本與生活的通道,打通課堂與社會的壁壘,引進生活之活水,讓語文課堂波光瀲灧、浪花朵朵,而不至於死水一潭、沉悶死寂。“語文學習的外延等於生活的外延。”語文學習的天地很廣闊,其觸角可以伸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讓學生在熟悉的日常生活中汲取營養。
      5. 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管理司司長楊光在2004年國際世界語大會上說:“各個民族、地域的語言文化都是自己一方水土獨自的創造,都是對人類多元文化的一大貢獻。一個民族如果失去了自己的文化,就失去了個性特征乃至一種精神,從人類文化整體上說,也就失去了其中一個獨特的文化個性。語言的平等、多樣化與和諧共處應當成為基於人類良知的文化理念和價值目標。多語言才能多視角,多文化才能多色彩,多包容才能多理解。”因此,普及普通話,不是要消滅方言,而是要使公民在說方言的同時,學會使用國家通用語言,從而在語言的社會應用中實現語言的主體性與多樣性的和諧統一。
      方言是一個地區歷史文化的標記,沒有方言就沒有獨立的地方文化。親朋好友之間往往以方言交流,因此,會說方言有助於傳承地方文化,更好地密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方言因其封閉性、區域性、保守性的特點,使得許多古漢語現象得以保留下來,成為古漢語的活化石。中學語文課自然沒必要給學生講方言知識,但是,作為我們語文教師在講授普通話的同時,如果能正確使用好方言這一資源,汲取方言學中的精華,就能使通語與方言偕行,經典共生活一堂,綻放語文教學的奇葩。
qy8com千赢手机版錄入:shixuan    責任編輯:admin 
千赢安卓手机app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鏡像
網站備案:蘇ICP備10052773號-1 | 百度統計
建議使用IE9內核瀏覽器 分辨率在1024*768及以上兼容模式下瀏覽
千赢安卓手机app 版權所有 | 網站設計:徐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