踐行行知“六大解放”思想  優化學生語文學習風格
【字體:
踐行行知“六大解放”思想  優化學生語文學習風格

作者:蔡果    qy8com千赢手机版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1840    更新時間:2017-12-1

      【摘要】陶行知先生提出的關於解放兒童創造力的“六大解放”思想,在長期的實踐檢驗中,有著極強的生命力和極普遍的適切性。對於我們今天倡導的關註學生個性、優化學習風格、提升核心素養仍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和指導作用。
      【關鍵詞】“六大解放”思想    優化學習風格  

      陶行知先生關於“平民教育”“鄉村教育”“生活教育”“民主教育”“創造教育”“教學做合一”“愛滿天下”“生活力教育”等教育思想和教育理念是博大精深,歷久彌新的。在深入推行素質教育、大力提升核心素養的今天,許多思想和理念精華仍是熠熠生輝、極具普適性的。現擷其“創造教育”中的“六大解放”思想之芳華,探求其潤澤當下初中學生語文學習風格優化的積極意義。
      一、重溫“六大解放”思想精髓
      關於兒童教育,陶先生指出,“我們發現了兒童有創造力,認識了兒童有創造力,就須進一步把兒童的創造力解放出來”〔1〕。為此,陶先生明確提出“六大解放”的教育主張,他在《民主的兒童節》(原載於1945年4月4日重慶《新華日報》兒童節特刊)一文中指出:(一)解放兒童的頭腦,使之能想;(二)解放兒童的雙手,使之能幹;(三)解放兒童的眼睛,使之能看;(四)解放兒童的嘴,使之能說;(五)解放兒童的空間,使之能接觸大自然和大社會;(六)解放兒童的時間,不逼迫他們趕考,使之能學習自己渴望學習的東西。〔2〕
      南京曉莊學院教師教育學院劉曉波教授對陶先生“六大解放”的思想精髓做了這樣精辟的闡述:
      1.解放頭腦:先生把解放頭腦喻為天,解放頭腦,撕掉精神的裹頭布,使大家想得通,特殊才能得以發展而不致枯萎。解放頭腦還須研製一帖藥,叫“手化腦”,一面用手,一面要有思想。手腦並用,在勞力上勞心。
      2.解放雙手:先生主張手腦聯動,被動的力,比不上自動的力;頭腦的力,比不上手腦並用的力,使人人都有腦筋變化過的手,執行頭腦的命令,動手向前開闢。手則是代表手、足、口、鼻即身體的廣義的手。
      3.解放眼睛:吾人慣於視外,志意傾向外物,已成天性,兩隻眼睛,便是一對天文鏡。解放眼睛,敲碎有色眼鏡,教大家看事實。
      4.解放嘴巴:解放嘴,享受言論自由,擺龍門陣,談天,談心,談出真理。小孩子有問題要准許問。從問題之解答,可以增進知識,萃其五官之用,都有練習,所以就能寫、能認、能讀。
      5.解放空間:把人民和小孩從文化鳥籠里解放出來,飛進大自然大社會去尋覓豐富的食糧。空間放大了,才能各學所需,各盡所能。陶先生所言之空間,包括心理的以及其他廣義的空間。
      6.解放時間:時間的解放是頂急需的解放。不逼迫他趕考,不和家長聯合起來在功課上夾攻,要給他空閑時間消化所學,並且學一點他自己渴望要學的學問,開展他的天才。沒有時間便看不清楚,想不明白。〔3〕
      二、精闡學習風格優化要義
      關於學習風格,長期以來未形成統一的界定。在中國,比較公認的是譚頂良先生在專著《學習風格論》(1995.12江蘇教育出版社)中對學習風格所下的定義:學習風格是學習者持續一貫的帶有個性特征的學習方式,是學習策略和學習傾向的總和。學習策略是指學習者為完成學習任務或實現學習目標而採取的一系列步驟,其中某一特定步驟成為學習方法。學習傾向是每一個體在學習過程中會表現出的不同偏好,包括學習情緒、態度、動機、堅持性以及對學習環境、學習內容等方面的偏愛。有些學習策略和學習傾向可隨學習環境、學習內容的變化而變化,而有些則表現出持續一慣性。那些持續一貫地表現出來的學習策略和學習傾向,就構成了學習者通常所採用的學習方式,即學習風格。
      在初中語文教與學的過程中,踐行陶先生“六大解放”思想,引導學生不斷優化學習風格,將會:
      1.有利於學生正確認識自己,改善學習習慣,健全學習方法,提高學習效率,增強學習興趣,綜合提高“聽說讀寫思”能力,不斷積澱、提升語文核心素養,逐步養成良好的個性和健全的人格,引領自己可持續的和諧發展。
      2.有利於教師不僅關註自己的“教”,也更關註學生的“學”,不斷更新和完善自己的教育教學理念,促進教學實踐改革,全面提高教育教學質量。
      3.有利於探索出一些能有效地引導學生優化個性化學習風格、促進核心素養發展的實踐策略,更強有力地推進學校教育“因材施教”的進程,同時也對家庭教育的專業化和社會教育的系統化起到積極的促進作用。
      三、初探“解放”優化學習風格
      初中學生在語文學習風格方面會呈現出多樣性和個性化,探究其因,主要是在認知、情感、意動等心理要素層面上顯現出不同的偏好。如在認知風格上,有的表現為“內在參考”的“場獨立式”,有的卻表現為“外在參考”的“場依存式”;在記憶風格中,有的表現為“追求精確”的“趨異式”,有的卻表現為“保持模糊”的“趨同式”;在思維風格中,有的重“分析”,有的偏“綜合”,有的愛“分散”,有的喜“集中”;……林林總總,不一而足。正是因為每個個體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才要充分尊重學生個體,要“解放”他們,要把他們的創造力進一步解放出來,要讓他們的綜合素養得到進一步的提升。
      1.解放頭腦:註重“行知統一”
      陶先生把“解放頭腦”放在“六大解放”的第一位,是有道理的。任何時候,只有解放頭腦,與時俱進,大家各自的特殊才能才會得以發展,而不致受到壓制乃至枯萎凋零。“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所以,陶先生認為解放頭腦還須研製一帖“手化腦”的藥,手腦並用,在勞力上勞心。
      讓學生瞭解自己目前的語文學習風格現狀,在交流中也瞭解其他同伴的語文學習風格,在比較中、探究中,不斷解放“頭腦”,發現自己學習風格的優勢與不足,在實踐中,取他人之長,補己之短,使自己的學習風格不斷得到優化,使自己的特殊才能也逐漸得以發展。如“理性自覺”不夠的,“學習動機”不足的,會在學習活動中,由於得到老師和同伴的贊許,增強學習動機,不斷見賢思齊,增強自己的“理性自覺”,將容易分散的學習註意力集中起來,也努力加入討論問題和提出問題的行列,進行全面深入的學習。這樣的學習,就真的是“在勞力上勞心”了。
      2.解放雙手:註重“手腦聯動”
      陶先生主張“手腦聯動”,陶先生主張的“手”,也是指代表手、足、口、鼻即身體的廣義的手。
      事實上,在語文學習的過程中,不同學生對肢体動作的偏愛也不盡相同。有的學生“述而不作”,動口,動腦,不動手;而有的學生則愛擺弄物體,將所學東西付諸實踐。如學習《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一課“雪地捕鳥”片段時,有的學生只是註重反覆朗讀,“動口”;有的也將文字轉換成“圖像”,“動腦”;也有一部分同學會在老師的提醒下,在課桌上,以簡單的小道具對“雪地捕鳥”的場景進行模擬再現,這是“動手”了。每個個體對感官通道的偏愛不一,我們並不能絕對武斷地說哪種就是最佳的,但我們可以引導學生在相互的交流中,讓學生自己去體會“手腦聯動”,理論和實踐相結合,讀書努力做到“口到,手到,心到”是大有裨益的,在潛移默化中優化自己的學習風格。
      3.解放眼睛:融合“主觀客觀”
      陶先生所倡導的“解放眼睛”,目的是要引導大家看事實。既看清外物,也看透自己,就是學會“自省”。
      在語文學習過程中,我們也很清晰地發現,學生在控制點上存在明顯的差異,大致可分別歸屬為“內控型”和“外控型”兩種類型。內控型學生學習興趣濃,責任感強,傾向於將成敗歸因於主觀的內部原因,經常會就能力、努力、興趣、態度等方面反思自己,所以他們常常可以從成功中獲得更大的動力和信心,從失敗中尋找自身的不足與差距,他們的心理素質好,他們的學業水平也普遍較高。而外控型學生則相對缺乏學習興趣,動機水平較低,責任心較差,通常將成敗歸因於客觀的外部原因,較少自我反思,成功則僥幸,失敗則怨尤。換言之,外控型學生其實並不真正瞭解自己,也並不真正掌控自己的學習。因此,解放他們的“眼睛”,融合他們的“主觀”與“客觀”,引導他們看透自己,真切瞭解自己的學習狀況,不斷改進自己的學習策略,優化學習風格,積澱人文素養,就顯得尤有價值和意義。
      4.解放嘴巴:重視“聽說讀寫”
      陶先生倡導“解放嘴巴”,鼓勵學生多提問,確是很符合“學問”的真意的:“學問”,勤“學”善“問”,“學”從“問”中來。同時,“萃其五官之用,都有練習,所以就能寫、能認、能讀”,也暗合語文學科“聽說讀寫”四項基本能力要求。誠如張志公先生所說:“聽說讀寫各有其不同的特點、 功能與規律,不能互相代替;四種能力又是相互依存,相互制約,相互促進,不可割裂開來,有所偏廢,顧此失彼。”四者是辯證地統一在一起的。
      解放學生的“嘴巴”,讓學生大聲朗讀,讓學生自信地表達自己的觀點,一直是我們語文老師的執著追求。當然,不同個性的學生,其言語表達能力是有差異的:內向型學生通常吝於表達,往往沉默寡言,課堂上很少主動回答問題,這時就需要老師們多給機會,多加鼓勵,事實表明這類學生有自己的思考;外向型學生則表現活潑,善於表達,課堂上常常主動答問,甚至“搶答”,不免有些是有偏差的,這是需要老師們給予點撥引導,讓這類學生的思維走向縱深,而不只停留在淺層。《語文課程標準》里反覆提醒“要珍視學生的閱讀體驗”,在培養和提升學生核心素養的當下,讓學生踴躍與大家分享自己的閱讀體驗,“享受言論自由”,在思維的碰撞中,“談出真理”,更切磋琢磨,使學習風格互補共生,就顯得尤為可貴。
      5.解放空間:重視“生活教育”
      陶先生倡導“解放空間”,呼籲讓學生走進大自然,走進大社會,去各學所需,各盡所能。陶先生所言之空間,包括心理的以及其他廣義的空間,這可以理解為“生活教育”——“生活即教育,社會即學校”。“語文的外延與生活的外延相等”,這是我們語文人耳熟能詳的說法,也是大家的共識。
      現在,語文學習不囿於語文課本,報刊雜誌、圖片模型、音頻視頻等各種傳媒在課堂里精彩呈現;語文學習也不拘泥於一間教室,圖書館、運動場、博物館都是學生學習語文的好場所。目前語文學習空間的開放度和靈活性,是與陶先生所倡導的“生活教育”的先進理念相吻合的。相信學生在自然中學習語文,在社會中學習語文,在生活中學習語文,在實踐中學習語文,學生的學習風格會更加搖曳多姿,語文學習會更加興味盎然,語文素養會更加豐厚富贍。
      6.解放時間:深諳“靜待花開”
      陶先生倡導“解放時間”,讓學生有空閑時間消化所學,並且學一點他自己渴望要學的學問,開展他的天才,是深諳人才培養之道的。“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是“慢的藝術”,我們教育人要有“靜待花開”的耐心。
      “時間的解放是頂急需的解放。”陶先生數十年前所言,至今仍有振聾發聵之效。毋庸諱言,我們當下的教育,還是有些急功近利的。中考、高考就在那裡,要讓老師們“不逼迫他趕考,不和家長聯合起來在功課上夾攻”,還真的不容易做到。我們能做的是,儘量做得溫婉,努力多給些“時間”,讓學生看清楚,想明白,保持學生的焦慮適度。大家都知道,中等水平的焦慮,有利於學習效率的提高;而過低或過高的焦慮水平,則都會對學習產生不利的影響。因此,為師者必須引導學生學會自我調適,理性把握學習環境中的主客觀因素,正確地認識和處理學習目標、學習能力和學習條件之間的相互關係,把自己的學習動機和抱負水平調整到恰當的水平,努力追求語文學習風格優化,保持學習高效。
      陶先生豐厚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理念,是扎根在中國教育的現實土壤中的,而且極具前瞻性。時光飛逝,歲月荏苒,陶先生的許多思想理念仍是閃耀著智慧的光芒。讓我們一如既往地以陶先生為榜樣,繼續在教育的原野上去耕耘,去採擷,去收穫。

--------------------------------------------------------------------

參考文獻:
〔1〕胡曉風等.陶行知教育文集〔M〕.成都.四川教育出版社.2006:720.
〔2〕胡曉風等.陶行知教育文集〔M〕.成都.四川教育出版社.2006:738.

qy8com千赢手机版錄入:shixua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個qy8com千赢手机版:

  • 下一個qy8com千赢手机版:
  • 千赢安卓手机app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鏡像
    網站備案:蘇ICP備10052773號-1 | 百度統計
    建議使用IE9內核瀏覽器 分辨率在1024*768及以上兼容模式下瀏覽
    千赢安卓手机app 版權所有 | 網站設計:徐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