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石港“御葬墳”所埋何人?
【字體:
石港“御葬墳”所埋何人?

作者:賈雲峰    學校概況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9027    更新時間:2012-12-21
      [ 賈雲峰先生現任中國休閑旅游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德安傑環球顧問集團總裁。中國旅游協會休閑度假分會常務理事、中國十大傑出旅游策劃人、北京大學客座研究員。他是第一位駕車穿越世界的中國電視製片人;他是第一位過千萬點擊的新浪著名旅游博主;他是第一位連戰宋楚瑜同時推薦暢銷書作家; 他是第一位國家級旅游研究院從事推廣專家。]

人傑地靈的千年古鎮

      石港,是一個古鎮,一個被摯友不厭其煩的定義為“人傑地靈的千年古鎮”。每每提到家鄉,他炙熱的情感下總是會不斷有美妙的形容詞接連迸發。
      相形之下,我們一眾對於朴素家鄉的描繪就顯得詞窮才盡,似乎還是童年的筆觸:彎彎曲曲的小路,被水雨水衝掉的泥土,門前連成一片的蘆葦,村頭不時張望的身影……。
      聽他說得多了竟讓我懷疑起“石港”似乎不像是一個隱於地圖之上,鮮有人知的“無名小鎮”,倒像如長沙、西安等名震海外的千年古城般耀眼奪目。
      游覽古鎮石港,這位朋友不得陪同,心生幾分擔憂,怕這次古鎮之行是要落下些許遺憾。誰想下車後,這絲陰霾之氣便被眼前“勝景”所打破,不想在這悠悠古鎮竟感得幾分江南韻味。


漁灣煙水地,處處扣舷歌

      石港素有“鳳凰古鎮”的美稱,建鎮距今已經有1000多年的歷史了,然而在城市發展和“現代化”的雙重衝擊下,古時很多帶有本地鮮明文化特色的遺跡已經毀於或戰火或是所謂的工業文明,現在我們只能從為數不多的殘存景象中努力尋找古鎮過去的影子了。

“御葬墳”所埋何人?

      來之前聽友反覆念叨,有座“御葬墳”不得不看,初聽便覺興緻極高。好奇心唆使,在北京時就對帶“墳”字的地名頗有些研究,什麼公主墳、鐵獅子墳、英家墳等等,尋常百姓、帝王將相,每個地名里都藏著一段古老而美麗的傳說。
      想這“御葬墳”定不得例外。誰知,剛一打聽就給了我一個下馬威,當地人告訴我這墳竟是隱蔽於一所中學之中,吃驚之餘更讓它平添幾分神秘氣息。
      通州市人民政府在1989年的6月將“御葬墳”列入市文物保護單位,在墳地附近立有石碑一座。早年間,文物部門曾對此墳進行過挖掘,但墓室里並沒有發現棺槨屍骨,只有少量的明代一般器物,可稱得上文物的僅有陶瓷琴架一座,連墓誌碑碣等遺存也不得見。
      無法據此考證墓主人究竟是誰,這就讓人們對古墓有了足夠的臆想空間。
      據說裡面埋著一位“吳妃”,當地的人們賦予了這個古老傳說許多美麗的版本。我只閑逛一周便聽得幾則:
      清代初年就有人根據老一輩的口口相傳,認為此墳是五代時的吳王楊行密東巡江口海域時,有隨行的嬪妃驟然亡故,吳王下令將其就近葬在海邊的石港。這個說法雖無任何明確史料可查,但卻為當地大多數人所接受。


自古紅顏多薄命


      所以清代有不少詩人據此“傳說”留下了千古詩文佳句,來訴說這段已經湮沒了的歷史。著名的《吳妃孤冢》便是之一:
      一片孤雲冷墓門,踏青人去墓煙昏。
      香埋野徑愁無限,玉葬荒丘淚有痕。
      百年空說舊君恩,千古難消亡國恨。
      我來憑吊春將老,芳草斜陽欲斷魂。
      吳妃的形象從這首七言律詩中栩栩展示出來。
      另有一說認為這個吳王所指應是在元朝末年割據江浙一帶,自立為王的農民領袖張士誠。張士誠於1354年稱王,有確切記載到過通州(南通古稱),但沒有其到過石港的卻無提及。反駁之人則認為張士誠自封王后就一直處在連年征戰之中,按理不會無端帶著愛妃東去海上,所以這種說法似乎也站不住腳。
      近年來,又有人根據傳說,認為“御葬墳”是“宋靜海開國伯印應雷葬處”。印應雷是南宋後期的通州當地名人。
      嘉熙二年(公元1238年)封進士,皇帝為褒揚他曾御筆親書“錦繡”二字贈之,通州城裡也為此專門豎起了“錦繡坊”牌樓引以為榮。印應雷在任和州知府時為抗擊金兵有功,後來屢屢加官進爵。死後贈端明殿學士,賜御葬。
      支持此說法之人分析,通州自古有賜御葬殊榮者絕無僅有,靜海縣即通州本土,在封地內修墓也是古時傳統做法,況且石港鎮上現在還有印氏的後裔。同時,南宋時期國家多災多難,印死後不久即告覆滅,一個前朝名臣葬身之地漸漸被人們淡忘也合情合理。但畢竟史料不足,各種猜測都似牽強附會。


舟行水巷之中,自有“山窮水盡”之惑,“柳暗花明”之趣
 
  古跡留存為幸事

      如今,“御葬墳”中所埋何人的爭論仍舊不休,或許答案於我們並不重要,應該慶幸的是城市飛躍發展,石港鎮的眾多古跡如今已蕩然無存,唯有這一處隱藏於孤島的古墓得以保存至今,實屬難得可貴。
      想起聽附近的漁民說,夜深人靜的時候,常能聽到墳里陪葬的金童玉女哭喊:“油乾燈草盡,果子如半斤”,不禁啞然一笑。希望那籠罩著的一層神秘之氣繼續保佑古跡歷經百年千年,讓後世之人去解開謎團吧。
      雖有無限留戀。卻可惜只得匆匆一瞥,雁過留痕。在石港只能逗留一天,然而它給我的回憶遠遠長過這一整天走過的路。似乎在這裡待了很久很久,久到讓我感覺思緒在某個時段回過洛陽,下過揚州……在思古之中流連忘返。


石港,一座獨具蘇北特色的濱水古鎮
學校概況錄入:shixua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個學校概況:

  • 下一個學校概況:
  • 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千赢安卓手机app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鏡像
    網站備案:蘇ICP備10052773號-1 | 百度統計
    建議使用IE9內核瀏覽器 分辨率在1024*768及以上兼容模式下瀏覽
    千赢安卓手机app 版權所有 | 網站設計:徐華